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下一盘很大的棋
    洪荒的大河都是向东流淌的。

     在后世的传说里,因为共工撞到了不周山,大地向东而沉,所以西方地势变高,河水尽往东流。

     但是长青来到洪荒后却发现并非如此,不周山现在好好地杵在天地间,但是一条条大河依旧向东奔腾。

     太清把这种现象叫做万水归源。

     “虞渊就是天下万水之源,洪荒之水从这里而出,也终将回归此地,我仙道修士以虞渊为归墟之处,生前纵横洪荒,死后也将随虞渊之水游遍天下,化育万物,生生不息!”

     太清不愧是仙道魁首,说起仙道之事来,古井无波的脸上难得有了些豪气。

     “所以虞渊不仅是仙道死地,也是复生之地,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是此理。”

     太清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难得地支持了长青。

     长青还未来得及回话,就听玉清急道:“师兄!虞渊纵有生机,但是其中凶险莫测,洪荒之大,能于死地之中握住生机者又有几人!想那阴阳道人何等惊艳,还不是…”

     玉清话到此处,却忽然收声,停顿片刻之后才轻叹一声;“我昆仑门下,玄门正宗,何苦去搏那一线生机!”

     阴阳道人?长青听得就是一愣。

     这个道号倒是曾听三清谈起,只是道祖紫霄传道时,洪荒大能都来听到,却不曾见过这阴阳道人,时间一久,长青也就把此人忘掉,想不到此时倒是惊闻玉清提起。

     “师尊,这阴阳道人究竟如何了,难道他曾去过虞渊么?”多宝抓住机会,询问上清道。

     上清一瞪眼,没好气地道:“那阴阳道人当年与我昆仑相争,输了大师兄半招之后,气急之下竟然闯入虞渊,想要寻求突破,真是不自量!你说他如何了?早就化为灰灰,回归天地啦!”

     这番话上清说得是又快又急,把多宝听得直咋舌,他倒是真没想到这等能和太清相争的猛人,竟然都会挂在虞渊!

     上清横了一眼玉清,又道:“那阴阳道人乃是洪荒有数的大能,一手阴阳造化之术惊艳洪荒,当年只身上我昆仑挑战,也仅输了大师兄半招而已,最后留下了一副日月精轮狼狈离去,要不是误入了虞渊,紫霄宫中圣位兴许有他一座!”

     “长青子,有此为鉴,你可万不要自误啊!”

     这最后的话明着是说长青,实际上却是说给太清听的,上清这是有些不满了。

     长青自然能听出话中涵义,所以他只是垂眉静静听着三清争论,并不答话,心中倒是多了几分感动。

     以他两世为人的经验自然看得出来,三清是真心待他,不管他当初是处于何等目的拜师,三清都未曾负他,至少到现在是这样。

     但是此时不是感动的时候,三清的话中信息量太大,长青不得不收拾起心情,细细考量起来。

     上清现在说起当年之事,口气自然云淡风轻,可是料想当年那一战必然也是天崩地裂,阴阳道人敢只身挑战昆仑,这是何等傲气,手中定然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可最终还是输在太清手里,连法器都丢了,这太清当真是深不可测啊!

     在长青心中,对玉清和上清是亲近,对太清则一直是敬畏,现在这层敬畏又加深了一层。

     长青偷眼去看太清,只见太清居然淡笑着看向自己,心里就是悚然一惊。

     他蓦地想起当初太清传下日月精轮时的笑容,和此时竟有八分相似,都是一副老狐狸高深莫测的样子。

     当时长青拿到月之精轮,就觉得有些不对,所以才赶快甩锅给王母,现在想起来,东华和王母这二人正好一为先天至阳,一为先天至阴,要说这是巧合,打死长青也不会信的。

     甚至就连王母的突然出现,长青都觉得开始可疑起来。

     看来,这三个老狐狸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啊!

     “二位师弟何必关心则乱,”太清开口打断了长青的思绪,轻抚白须笑道:“长青子是我昆仑首徒,我若不是已有谋算,又怎会答应让他前去虞渊?”

     这话说得长青当时就想跳起,我此番是来请教的,究竟何时答应要去虞渊了?!!!

     太清站起身来,又道:“前些日子我发觉日气渐渐东行,汤谷里的扶桑之木也有出世的征兆,想来应是天庭的手笔,天庭如此布局,我昆仑又怎能不加回应?!”

     太清说着走到长青身边,拍了拍长青的肩膀,慈祥笑道:“长青子,这可是你的大机缘呐,时不可待,莫要错过!”

     长青被太清拍得后背直发凉,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又掉到坑里去了!

     虞渊在洪荒有很多名字,归墟是仙道的叫法,在妖族天庭则是称为汤谷,在妖族的传说里,太阳自此东升,金乌也在此沐浴,端的是无上圣地。

     只是想不到,先天五行灵根之一的扶桑木竟然也孕育在此!

     扶桑木出世,必有大机缘,大造化!一但这个消息传到洪荒,整个洪荒恐怕都要沸腾起来。

     可是自己明明只想驱除巫火,捡回一条小命啊,可不是去争什么机缘的!

     而且现在妖族已经在布局,自己再往虞渊里跳,那可真成了送死了!

     “师尊,我…”长青哭丧着求助玉清道。

     “长青吾徒,你既然立下向死而生之壮志,为师也不好阻拦,还望你谨慎行事,切不可落了我昆仑的威名!”

     玉清欣慰地拍拍长青的肩膀勉励道。

     “虞渊凶险,长青恐怕力有不逮啊,我实在也不是谦虚,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长青还想挣扎,刚刚你还那么坚决地反对,怎么瞬间就变脸了啊?!

     “修道之人,向死而生而已嘛!”上清走上前来大力地拍拍长青,笑得得意非凡,“此番重任全交到你手上,我昆仑扬威东海,可全都靠你啦,哈哈哈!”

     三清说得大义凛然,不容更改,多宝听到此时,哪里还不明白自己的师兄,是又被这三个老家伙坑了。

     “师兄啊,你那个好道友不也在东海嘛,你们这次可是难得重逢啊!”多宝笑得眼睛直眯成一条缝。

     “多宝近来修为见涨,此番你也随我一同出海罢!”

     长青终于明白三个老家伙确实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而且还把自己给下进去了,顿时把刚生出来的那点感动之情丢到海外,狞笑着准备把多宝拉下水,看你还敢再落井下石!

     “师兄啊,我修为还不到家啊!…”

     长青一把捂住多宝的嘴,打断他的惨嚎,“就这么定了,哼哼,小子,你跑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