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玉虚宫长青受难
    时尚会引发潮流,这句话在哪个世界都是适用的。

     自从道祖鸿钧在紫霄宫传道后,仿照紫霄建造宫殿在洪荒世界就悄然流行起来。

     无论是妖族天庭的三十三层殿,还是女娲的娲皇宫,都是这股潮流下的产物。

     向来顺天而行的玉清也顺应了这股潮流,在昆仑山上建了座玉虚宫。

     昆仑山虽然陡峭险峻,但是在山腰之处却有万亩平地,玉虚宫就坐落于此。

     玉虚宫以不周山上的万年白玉为根基,以太阳星上的日光石为点缀,再辅以其他灵物奇珍修建而成,通体洁白无暇,远望过去,只觉光辉闪耀,圣洁无比。

     在玉虚宫落成之后,三清就由昆仑山颠搬至此处,潜心闭关悟道,想要早日得证混元,于是天长日久之下,这玉虚宫便逐渐沾染了几分仙家道则神韵,越发显得飘渺、威严起来。

     “看这玉虚宫气象,想来师尊和二位师伯的修为定是越发精进了,怕不是快要得证混元了?”

     多宝和长青此时已经飞到玉虚宫外,看着气象渐成的玉虚宫,多宝心里一阵大喜,忍不住低声询问道。

     长青轻轻摇头:“师尊和师伯、师叔们的修为精进定是无疑,可这混元大道...却不是那么好证的。”

     “这般气象还不成么?…”

     多宝还待再问,就听吱呀一声,玉虚宫门大开,玉清浩荡的声音随之传来:“汝二人还不速进宫来!”

     “喏!”

     长青、多宝赶忙答应,双手执礼,快步走入宫中。

     玉虚宫内同样也是洁白无暇,飘渺威严,只是陈设简陋,大殿中央处有三座云床,三清高坐在上,下有蒲团两只,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拜见师尊(师伯、师叔)!”长青、多宝恭敬地走到蒲团前行礼道。

     随着三清的修为增长,威势也是日重,长青和多宝也不由得变得恭敬起来,哪怕是受宠如多宝,在这玉虚宫内,也再不能像以前那般放肆自如。

     “你二人的来意我已经知晓,长青子,巫族本源之火甚是厉害,我等一时也难以驱除,不过你且宽心,以后自见分晓!”

     玉清挥手让长青、多宝二人坐下后,方才沉声劝道。

     “师尊,我闻听虞渊之水可解巫火,不知真假与否,还望师尊赐教!”长青抬起头,目光灼灼。

     “长青子,你从何处听来这等话,虞渊岂是可以轻去的!”上清闻言,顿时一惊,厉声道:“你莫要被迷惑了,如果那虞渊真有那等好去,我老道便陪你走上一遭又能如何!”

     “师尊又在唬人,有师尊和二位师伯在,洪荒之大,何处去不得!”多宝轻嗤一声,故作不屑道。

     “你这顽皮,知道个什么!”上清登时就是大怒,再也顾不得形象,要不是玉清拦着,立时就要跳下给多宝一顿好看。

     玉清将暴走的上清按下云床,这才开口缓缓道:“长青徒儿,你只知晓虞渊之名,但是其中凶险实在非你可以想象,从开天算起,有多少大能魂归虞渊,你去不得啊!”

     “我知道你心忧巫火,但是有离光焰地旗在,足报你性命无虞,如今我等修为日进,只要再等上些年月,就能证道混元,到那时定当为你驱除巫火,传你大道,洪荒大可任你遨游!”

     “好徒儿,此时你且须忍耐下来!”

     玉清也是关心则乱,再顾不得摆师道尊严的架子,只是苦口劝道。

     虞渊在洪荒算不上太大的隐秘,老一辈的大能知道的有不少,但是真正了解其凶险境地的也不多,而玉清绝对算得上一个,他太清楚那里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了。

     所以才苦口劝说,万不敢让自己唯一的弟子去虞渊,真给浪死了找谁说理去啊。

     长青虽然对虞渊凶险已有准备,也猜到三清必然会反对,但是玉清和上清反应竟然如此激烈,倒还是真是出乎意料。

     心里默默盘算片刻,长青还是惨笑一声,“求道之路,不过向死而生耳,岂有畏惧不前之理!”

     “你这分明是向死无生,就是去找死!”上清忍不住大怒,厉声骂道,“到底是谁诱你前往虞渊,此人其心可诛!”

     “师尊这话不错,那病老儿确实该诛,我这就去让燃灯干掉他!”多宝唯恐天下不乱,在一旁起哄道。

     “你给我坐下,少给我生点事罢!”上清一跳而起,瞪大了眼睛怒斥道。

     他也实在是气坏了,昆仑山的这两个弟子太不省心,难道就要把昆仑山的未来交给这两个货吗,怎么还听风就是雨的?!

     不行,看来以后真得再收几个徒弟了,而且还要多收,再遇到这样的弟子直接大棍赶出师门!

     虽然面对的是同样的长青,但是玉清的想法就和上清恰恰相反,一个弟子就已经如此折腾,还能再多收?!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上清和玉清直接进入授徒模式,走到长青身前就是一顿狂轰乱炸,上清是暴走怒怼,威胁武力镇压,玉清就大打温情牌,不断苦口劝说。

     一刚一柔,实在是威力惊人。

     无奈之下,长青只好发扬“左耳进右耳出”神功,低头苦笑不已。

     自己可还是个病人啊,被巫族本源之火折磨得生死垂危,你们两这样真的好嘛!!!

     此时火力都被长青吸引,多宝就偷偷躲到长青身后,捂着嘴偷笑不已,还不断拿手指头悄悄戳长青,幸灾乐祸之情毫不收敛,丝毫不顾及长青在咬牙切齿。

     这样的场景在昆仑山其实已经出现过多次,可想而知的是以后还会继续出现下去,在漫长而又估计的修道岁月里,这样的吵闹其实也算一种异样的乐趣。

     高坐云床一言不发的太清捻须轻笑,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师弟轮番教训弟子,心里却忽而一动,要不我也收个弟子试试?

     “长青子,你可听明白我说的了?”

     良久之后,玉清和上清终于过完为人师的瘾,重新坐回云床之上,摆回高人的架子,玉清重又开口问道。

     此时寡言少语的太清忽然缓缓开口,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长青子若要去虞渊,也未尝不是一桩机缘啊。”

     长青诧异地一抬头,就见太清一脸老谋深算地微笑,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这老家伙想要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