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草原深处现深潭
    莽莽群山中,迁徙的巨人们结成阵形,绵延上万里,缓缓前行。【零↑九△小↓說△網】

     巨人们大多身高数百丈,极为雄武,如此之多的巨人一起行走,定然是威势无边、极其壮观的场景。

     可是这群山密林里鸟兽众多,却仿佛毫无感觉一般,依然嬉戏打闹,奔走修行,这数万的巨人们明明在赶路,却好似不在人间!

     在巨人们的中央有一身高百丈,浑身火红的巨人,正是祝融,他在发号施令,指挥着巨人前行的方向。

     祝融肩上盘坐着一个身着白色宫衣的娇小女子,女子闭着眼,不语。

     “后土,我们族这次要去哪?”祝融侧着脑袋问道。

     在这片巨人中,后土才是真正的首领,以往迁徙时也都是后土的命令,祝融是不允许知道迁徙的目的地的。祝融已经做好不被回答的准备,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后土居然开了口。

     “祖地。”后土惜字如金。

     “祖地?我们就要回去了?!”祝融惊讶,而后大喜。

     “鸿钧合道了,我们躲不下去了,只好回去。”后土淡淡地道,言语中却透着些许无奈,还有一丝…悲伤?

     祝融和后土相伴千万年,自然察觉到她的情绪,也不再多说,只是自己嘟囔着:“我早就不想躲了…”

     巨人们走到一片山谷,这里有一群白鸟栖居。

     一只通灵的白鸟似乎察觉了什么,看着眼前熟悉的山谷,却仿佛感受到穿越万古的威压,白鸟开始焦躁不安,有些惊恐地尖叫一声,终于张开翅膀想要飞走。

     忽然,嗤地一声,一道火焰闪过,白鸟顿时燃烧起来,从天空扑地掉落在地。白鸟群大乱,万鸟齐飞哀鸣,凄厉恐惧。

     被烧死的那只白鸟是鸟王。

     后土蓦然睁开眼,道:“你在干什么?”

     祝融认真道:“你刚刚皱了皱眉,它打扰到你了。”

     后土沉默一阵,道:“我们族虽然不怕因果,但是如今不同往日,天道已立,隔着万古施法,会被反噬的,以后不要这样了。”

     “知道啦!”祝融咧咧嘴,无所谓的样子。

     后土没有再搭理祝融,双手抱住膝盖,发呆似的看着四周的景物,日光洒在修长的睫毛上,恬静无比。

     后土不知道族人们最终会走到哪里,可她知道万年以后,这里会有一群群的白鸟飞起,在大日东升的时候放声鸣叫,山里的野花会绽放万朵红光。

     这些是注定了的,可是也很美好。

     这样想着她忽然就开心起来,展颜一笑,便是倾国倾城。

     “你们知道吗,巫族就要回来啦。”她轻轻地道。

     是肯定的语气,仿若是宣告一般。

     祝融呆呆地看着后土安静的笑脸,忽然觉得她笑起来的时候,原来不仅不让人害怕,反而很讨人喜欢。

     听到后土轻声说话,祝融一愣,她是在和我说话,还是和……这天地?

     ……

     道祖说,天道无常,大黑熊虽然没有在紫霄宫听过道,却也有着同样的感受。

     大黑熊觉得自己的熊生就是无常的。他从当初的有抱负、有理想的熊族族长,到差点被烤着吃掉,现在又沦落到给人家当坐骑,这一切不过短短数日而已,熊生真是无常,而又无奈!

     我大概确乎已经是只废熊了吧,大黑熊看了一眼背上的青衣男子,幽幽地叹了口气。

     长青坐在熊背上思考着巫族的去向,忽然就听道身下这货不停地叹气,脚步也放慢了不少,顿时就是一个巴掌拍过去,“你这黑货,还不快走!”

     大黑熊哼唧几声,磨磨蹭蹭。

     长青无奈,掏出一块万年黄精塞到大黑熊嘴里,大黑熊欢快地大嚼起来,吃得不亦乐乎,脚下速度也放快了不少。

     长青摇头,怎么遇到的尽是些吃货,自己救了他,还得倒贴灵药算是怎么回事?

     大黑熊哼哼几声,表示不满,要不是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熊爷能给你当坐骑?吃你几颗灵药还不乐意啦?

     长青现在知道这厮是个什么德行了,和当初的小老鼠差不多,索性也不再理他,专心想起事情来。

     长青曾在莽莽草原上搜寻了数遍,发现巫族为了抹去痕迹,强行越过时光,将高山变成草原,虽然做得隐秘,但是也非无迹可寻。

     只要去到时间上游,查看何处万年前曾被强行截断,便可判断巫族离去的方向。

     长青耗费大法力,探查一番,终于发现轨迹,却没有立即追上去,他要先去把王母所说的灵宝找到。

     巫族可以回到过去,改变天地规则,但是先天灵宝却是无法抹去的,凡是先天灵物,必是由天地大道孕育而生,可以毁灭,却不可将其抹去。

     长青带着大黑熊,把草原附近数十万里之内转悠了个遍,终于有了发现。

     草原深处,有一口清潭,水面平静,深不见底。

     长青拍拍大黑熊的脑袋,让他停下。大黑熊疑惑地看了长青一眼,一口潭水而已,没发现什么啊。

     “巫族为什么不把灵阵破开呢?这样的阵法对他们来说不是难事啊。”长青自语,有些疑惑。

     大黑熊不屑地嗤笑一声,还能是什么原因,要么是那劳什子巫族没脑子,要么就是你自己没脑子!

     长青没理这黑货,走到潭水前,捏了个指诀。

     九宫真意,坎字诀!

     坎为水,坎字诀可以调动水之道!

     长青一掌拍在水面之上,水下顿时暗流汹涌,强大的法力透过水波直击水底。

     砰!

     水下传来一声轻响,暗流逐渐平静下来,水潭还是那个水潭,大黑熊再看,却发现似乎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大黑熊紧走几步,来到水潭前,发现原本水面上蓝天白云的倒影,此时已是消失,大黑熊把头凑过去,却在水面上看不到自己的倒影!

     这真的是水潭吗?

     大黑熊看向长青,长青摇头,“你别看我,洪荒之中,无奇不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探秘寻宝什么的最好玩了,下去看看。”长青怂恿道。

     大黑熊连连摇头,赶忙后退,开什么玩笑,这水潭看着就诡异,你自己咋不下去?

     长青早有准备,一脚就踹了过去,大黑熊惨叫一声掉到水里,却连个浪花都没有溅起。

     “大黑熊这水平比跳水运动员强多了哈。”

     长青说了句烂话,心里也有些打鼓,刚才他推演天机,发现竟然是大凶之兆,但长青还是咬咬牙跳了下去,没办法,太乙修士的灵觉告诉他,此地定和巫族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