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灵泉峰长青中计
    长青自从送走三清,便重启护山大阵,将西昆仑重新封闭,每日只是在玉雪松下,静坐修行。那日他得了玉清暗示,知道天地有变,所以不得不谨慎以待。

     至于死老鼠则是每日在山中乱转,偷吃些灵根异果。长青知道他性子惫懒,索性由得他去,省的他来烦闹。

     有道是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数年时间眨眼而过,对于洪荒修士而言,时间无疑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忽一日,长青如往常一般在树下参悟九宫阵法,小老鼠浑身带伤而来,金色的毛发上带着血色,两只紫瞳也是黯淡无光,脸上一副要多疼有多疼的表情。长青惊得跳起,怎么回事,这死老鼠在西昆仑一向横行霸道,怎会有灵兽敢伤他?!

     长青赶忙走上前想要给小老鼠治伤,却被小老鼠跳起躲过,小老鼠爬到长青肩头,然后一爪指北,一顿比划,长青明白他的意思,疑问道:“是灵泉峰的老龟?你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那老龟如此伤你?”

     这西昆仑山有九峰,长青所在之处是为主峰,正对九宫中的中宫之位,长青将其命名为北辰峰。北辰峰周围有八峰环绕,形成九宫之势。

     灵泉峰位于西昆仑正北方位,对应九宫中的坎位。灵泉峰得名于峰顶之上的一眼灵泉,这灵泉水清澈见底,方圆百丈许。灵泉每日吸收日月星辰精华,故而灵气充沛,山上的灵花异果得其滋润,生长得也是格外茂盛,小老鼠平时在各峰祸害,就数灵泉峰来得最多。

     但凡灵物,必有异兽看护。在灵泉峰峰顶有一老龟,守护在灵泉之上,小老鼠平日里来灵泉祸害,也没少招惹老龟。但是这老龟平时行动缓慢,脾气温和,将小老鼠打伤倒还是第一次。

     长青带着小老鼠飞到灵泉峰之顶,落在灵泉之边。只见水面如平镜,一只老龟漂浮其上,老龟四只爪子缩在壳中,只剩下个脑袋垂在水面上,正在酣然大睡。

     小老鼠从长青身上跳下,跑到水边,捡起几块碎石,狠狠地砸在老龟脑袋上,满脸神气,紫瞳里满是狡黠,哪里有半点受伤的模样。

     长青暗骂一声,靠,被这死老鼠骗了!

     老龟睡得正香,突然被砸醒,两只如豆般大小的龟眼不满地睁开,一见小老鼠顿时两眼瞪大,想来已是不堪其扰。老龟伸长了脖子,愤怒地低吼一声,四爪从壳中伸出,一道如手臂粗细的水柱朝小老鼠飞速地攻来。

     小老鼠是有备而来,一见老龟攻击,立刻麻利地溜到长青身后,只冒着个脑袋,还在挑衅老龟。

     长青此时哪里还能不知道是小老鼠在搞鬼,但此时老龟已经攻来,长青也只能接招,只在心里暗暗盘算着以后要怎么修理这死老鼠。

     老龟动作缓慢,但是这水柱来得却快,长青一挥衣袖,朝着水柱打出一道清光,长青本来修为就要高于老龟,这一击顿时将水柱打散,化成万千水滴,在太阳光下,照射出晶莹的光芒。

     灵泉水含有精纯的灵气,这些水滴四散出去,周围的草木得其滋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生长起来。

     老龟见一击不中,四爪轻蹬水面,灵泉之水飞快地汇聚在老龟身下,形成一道水流将老龟高高地托起。

     长青见状也是一跃而起,飞到空中,轻笑道:“正好拿你来试试吾之道法!”

     反正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西昆仑的护山大阵已被炼化,只要不遇到大能之辈,自己在西昆仑山内几乎是无敌的,拿这老龟刷刷经验就当练手了。

     长青站在虚空中,一抬手,地上无数碎石随之悬空而起,长青朝老龟一指,轻喝一声,“疾!”

     那些普通的碎石顿时带着青光,朝着老龟呼啸而去,速度奇快!

     有道是千年王八万年龟,这老龟活了数万年,也颇有些手段。

     老龟低吼一声,运起法力,在灵泉之上飞快地升起一道蓝色水幕,护在身前。碎石带着青光狠狠地撞在水幕之上,发出清脆的水声,但是却不得再进。

     然而长青的手段显然不止如此。

     “这一式,叫做鲲鹏展翅!”

     长青两袖扬起,卷起一道狂风,如大鹏展翅一般,带着遮天之势!

     狂风呼啸,云涌奔腾,飞沙走石!

     这一式竟已有三分鲲鹏真意!

     那道蓝色水幕噗地破散,水流入泉,没有溅起半点水花。

     鲲鹏之威,从来不可阻挡!

     老龟想要躲避,但是却发现周围空间似乎都已被封锁,竟然是避无可避,此时老龟才明白自己绝非眼前之人的对手。既然接不下这一招,干脆放弃抵抗,老龟倒也光棍,直接把脑袋和四爪缩回壳里,当起了缩头乌龟,反正龟壳坚硬,他也曾得过机缘,所以倒也不怕。

     老龟缩在壳里,然而那想象中的惊天一击,却并没有将临。

     老龟等待良久,才小心翼翼地伸出脑袋,却发现风云都已散去,只留下满地的残乱,几片树叶在空中悠悠地打着旋儿。

     老龟还在奇怪,忽然想起什么,猛地扎下水面,来到灵泉之底,片刻之后,泉底传来老龟凄厉的怒吼声,直惊得树上飞鸟飞起盘桓良久,也不敢回巢。

     这该死的胖老鼠,休要再让我撞到!老龟愤怒地想道。

     长青此时已经远飞而去,听着背后传来的怒吼声,长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觉得老龟被欺负得有些惨,不过这都要怪那只死老鼠!长青站在空中,眼看着一只金灿灿的小老鼠溜进了树林里,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

     西昆仑,硕鼠峰,硕鼠洞中,小老鼠舒适地躺在一块枯木上,翘起二郎腿,不停地往嘴里塞着各种从别峰抢来的灵果,紫色的双瞳里满是得意。

     硕鼠峰为西昆仑东峰,正对九宫中的震位,小老鼠在东峰上打了不少洞,把这里当成窝,有什么好东西都搬回洞里,长青看东峰被小老鼠祸害得不轻,索性将其命名为硕鼠峰。

     小老鼠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颇为喜欢,干脆把自己的洞府也叫成硕鼠洞。

     硕鼠硕鼠,正合自己嘛,小老鼠摸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得意地想道。

     长青是个笨货,被我骗到灵泉峰和老龟干了一架,但是最后得利的却是我鼠大神,想不到吧,哈哈!

     小老鼠又摸出几颗朱果塞进嘴里,从身下翻出那块长约一尺的枯木,摆弄来摆弄去,却始终不得其法。

     话说这破木头被老龟当个宝一样,可看着也没什么好啊,要不去问问长青,看他知不知道?

     不行不行,小老鼠使劲摇了摇头,长青那个笨货估计被自己气得不轻,短时间内是不能去找他了,北辰峰也要少去,免得挨揍。

     小老鼠还在洞中盘算,冷不防听道洞外有人轻笑,

     “原来你的老鼠洞藏在这里,倒是够隐秘的啊。”

     小老鼠一下子惊得跳起,这下算是完了,小老鼠悲催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