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小白的下落!
     吴道子清清嗓子,对着两人喝道:“下去吧。”

     马龙和沐风便拱手告退,要说他此时此刻什么心情,只怕也一言难尽了,而沐风虽说模样可爱,但仍旧板着一张脸,看起来不止不显得怪异,反而更加可爱,当和马龙两人一同迈向台阶之下,他看向马龙,一脸认真道:“你很厉害。”

     马龙被他这么一说,也是一下子从忘我的境界中清醒了过来,有些敷衍地开口道:“你过奖了。”

     说罢他又觉得自己太过敷衍,于是便加上一句,“过目不忘很厉害。”

     沐风没有笑,只点点头道:“这点本事算不了什么……”他话虽如此,脸上却终于洋溢出一丝喜悦来,明显对这种夸奖很是受用,马龙也无心再和他闲谈,看向平台之下第三阶的黑袍弟子,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不久之后,就到了他抢回小白的时候了,想到这里便眉头更紧,这一次可不能出任何疏漏,否则一切的计划都要白费。

     高台之上的吴道子和穆婉秋眼中满是惊艳,两人看向马龙走下台阶的身影,都有些动容。

     最后还是吴道子忍不住先开了口,“你方才听见他说从没接触过灵草了吗?”

     穆婉秋将一缕落发撩至耳后,颔首道:“看来……马龙这孩子在草木之道上可是有着惊人的天赋啊……”

     “没想到这小子不仅是个先天草灵根,对草木的直觉也这么敏感。”吴道子点头,“能察觉到出的题有问题不简单,像他这样准确分析出原因的更是不简单!”

     穆婉秋满脸赞赏,“无论他是真的对灵草敏感还是将那些灵草早都背熟,这孩子都是可造之材。”

     在两人身旁的祁定江破空绝听着两人的对话,心中也是有了各自的盘算。

     祁定江更是哈哈大笑,“我就说这小子怎么交白卷,只怕也是预谋已久,心机不可小觑啊……”

     破空绝看向马龙,目中满是赞赏,显然对他这一把手段很是欣赏,嘴上却说道:“是啊,祁兄说的对……”

     这话要是落到马龙的耳内,只怕他也要大声喊冤,毕竟自己并没有那份特意耍小心思的想法,刚才交白卷除了察觉到试题又问题,更是在为接下来的第五轮试炼做准备,他参加入门考试为得就是救回小白,此刻怎么可能舍本逐末。

     等到前四轮试炼结束,各轮试炼的排名也出来了。

     果不其然,第一轮灵根测试马龙名列第一。

     众人也知道这是理所当然,先天草灵根本就是最霸道的异灵根。

     第二轮第一赫然也是马龙。

     众人一想起马龙在充满威压的石阶之上健步如飞的模样,一时之间也是面露了然。

     第三轮第一却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芙莜。

     众人好奇地四处寻找,只见那芙莜正是雷灵根的女童,此刻见众人看她,也是俏脸一红,轻轻低下了头。

     第四轮第一却有了变故,居然是两人!

     正是马龙和沐风!

     五色衣袍弟子此时也是面面相觑,在他们看来,这种情况还是首次出现,殊不知做出如斯决定的四位长老心中也是好一番纠结。两个弟子一位天赋异禀,对草木之道更是天赋惊人,另一人还未迈入修行之路,连识海都没有便过目不忘。

     这下就是判谁第一都不合理,思来想去,四人只好让这两人并列第一。

     马龙只扫了一眼那名单便不做理会,此时他只是放松呼吸,并不断回忆三娘的话,为接下来的一切做准备。

     破空绝起身站在高台之上,再次冲所有弟子开口道:“恭喜各位正式加入我玄门寒宗,接下来便是你们选择自己所属分部的时候了。记住你们的排名,拿实力来说话,老夫和你们的师兄弟先回饲兽峰等候你们的到来!”

     说到这里,他取出一个造型繁美仿佛海螺的东西,捧在手中吹了起来。

     随着一阵仿若牛叫的闷闷声从破空绝手中所捧的海螺传来,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破水声轰然响起,众多不堪忍受的弟子纷纷捂住了耳朵。马龙察觉到声音的来源是平台四面,于是往高处走了几步,开始打量周围。

     只见这平台四边纷纷升起了四只巨兽!!

     东方的巨兽通体散发淡淡的荧光,看那样子就是一只巨型的水母,更是有无数透明触须垂在空中,模样不算恐怖,但也算不上美观。

     南方的巨兽也是一条鱼的外形,只不过它的尾巴硕大无比,通体赤红,双目巨大无比还整个突出,不时转来转去四处打量。

     西方的巨兽比之前两只要正常很多,看起来不过就是寻常的草鱼模样,不过体型却比寻常草鱼大了无数倍。

     北方的巨兽就像一只长着尾巴的巨蟒,蟒背修长,不知其几里。

     各位候选弟子本就年轻,此时见到四只异兽顿时吓了一条,纷纷骚乱起来。

     马龙没有惊慌,他定睛一看,只见四名灰袍弟子霎时间飞奔上那四只巨兽的头顶,然后盘膝而坐。

     破空绝微微一笑,说道:“老夫向这海中借了四大灵宠一用,各位弟子,想去哪脉便上代表那脉的灵宠,千军,你和大家说明一下。”

     破千军听见点到自己的名字,立马朗声道:“是!”

     要说这破千军的身份可不一般,同其他脉不一样,饲兽峰一脉的黑袍长老是家传,而他破千军正是破空绝的亲孙子。当破空绝的儿子战死之后,他便全力扶持自己的亲孙子,对破千军也是宠爱非常。

     破千军也心知这是爷爷给他抛头露面的机会,也不含糊,向前一步道:“诸位同门,我乃饲兽峰破千军。”

     “这次回去的安排是这样……”

     “东方荧光云母,擎丹峰!”

     “南方赤尾灵鱼,擎器峰!”

     “西方苗十鱼,饲灵峰!”

     “北方鳝蚺,饲兽峰!”

     马龙双目微缩,几乎没有经过考虑便走向了鳝蚺,破空绝一愣,随即狂喜,他早就想给孙子物色个随从,这马龙虽说修为尚浅,但他却是先天草灵根,一旦给予起足够的资源等他成长起来,将会成为千军最犀利的一把刀!

     思至于此,破空绝看向马龙的眼神也越发火热。

     马龙面色自若地登上鳝蚺的头部,在其身后在陆续也有了更多的候选弟子。马怀生也上了鳝蚺,金宝中思索再三上了赤尾灵鱼,他的随从也随他一起,沐风则走向了苗十鱼,芙莜思索一番,最后上了荧光云母。

     这一番选择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穆婉秋吴道子祁定江三人连连摇头,虽说上哪只灵宠并没有明确地规定就要成为哪脉的弟子,但其实这也是约定俗成的一件事,看着马龙上了鳝蚺,三人也是心知马龙与自己无缘,不由得不叹。

     当候选弟子就位,各脉的黑袍弟子也陆续上了各脉灵宠,成包围式将候选弟子围在队伍之中,而其余四色衣袍的弟子都已经是化形的修为,也可借外物飞行,便各展神通御风而去。

     霎时间空中除了这四尾巨大的海中灵宠,更是密密麻麻飞行着不少人。

     当见到各个弟子全都就位,台上四位长老弹射而起,纷纷飞向自己所在一峰的海中灵宠之前,凭空开始率领各物飞行。

     只见四个长老当空而起,紧随其后的便是四位惊天巨兽,而在巨兽身后各色衣袍的弟子因为过快的飞行速度身影也模糊成一道流光。那海面映出了这四组人,仿佛红会青蓝四道彩虹,呼啸着向玄门寒宗疾驰而去。

     马龙坐在鳝蚺之上,本以为会感受到强烈的疾风,谁知那鳝蚺在飞行途中,身体表面自己浮现出一道浮光,浮光将它背上的弟子包裹其中,一时之间除了倒退的风景,任何其他的感觉都没有。

     此时距离宗门还有半天路程,黑袍弟子便让众人都睡下,以便迎接接下来的试炼。马龙双目微缩,也闭目盘膝,心中却是拥有着按耐不住的狂喜。

     他的时机……到了!

     一只寻常蜜蜂大小的蓝色小虫从马龙的衣袖中缓缓飞出,开始还低低高高有些迷糊,但不一会便清醒了过来。

     小虫先是绕着马龙低飞一圈,然后便打着旋低低飞进了众多黑袍弟子之中。

     马龙想起三娘的计谋,也知道此环节便是找到那抢走小白之人的关键。众多黑袍弟子不知为何似乎都没有注意到那蓝色小虫,对其全都视而不见,马龙闭目用意念跟随着那小虫,若是换以前他绝对没有这份能力,但在蓝海中淬体的时候多次和自己丹田之中的无底黑洞较劲,马龙的意念坚韧程度已经大大提升甚至到了让人心惊的地步。

     看着小虫飞去,马龙也胸有成竹。

     这小虫可不是普通宠物,而是三娘给他的蓝绒灵蜂。蓝绒灵峰向来和忘忧花相伴而生,一个靠忘忧花蜜养活,一个靠蓝绒灵峰授粉,缺一不可。这蓝绒灵峰最大的本事,便是探寻忘忧花何在。

     掳走小白的人混在上万饲兽峰的黑袍弟子中,除非通天的手眼,否则要想寻找到此人难度无异于登天。

     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也是让人找到小白关键的一点。

     小白在三娘的蓝海之中喝了太多的忘忧酒,全身早已被忘忧花香浸染,只要那夺走小白的人接触了它,他的身上便一定会染有忘忧花香!

     而这也是找到小白的关键!!

     人的鼻子自然没有蓝绒灵峰敏感,哪怕那人天天洗澡,哪怕他用了特殊的香料,但只要他身上拥有着比别人浓烈的忘忧花香。蓝绒灵峰就一定找得到!

     马龙闭目假寐,实则用意念追随蓝绒灵峰。

     早在蓝海之中,三娘便对着只蓝绒灵峰施法,除了马龙其他人不可见。也不是绝对的不可见,只要那人修为高过三娘就行,但目前来看,修为最高的便是黑袍长老,而他们也不过塑婴罢了,所以这障眼法自然无法被识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