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丹书残卷
    喧闹的市集。

     “大闺女啊,不是老头子我吹,你这个孩子啊,天生骨骼惊奇,能文能武,我这里有一枚祖传的……哎哎,老头子这可不是糖丸,说了不是……哎哎,小施主不要偷吃……舔也不可以……不要抓贫道的胡子……头发头发……小施主松手……哎呀,不要戳贫道的鼻孔……”一个花白胡子穿着破旧黄色道服的老头子正龇牙咧嘴被面前穿金戴银的小孩拉拉扯扯,正背对孩子在小摊前挑选女儿家首饰的孩子母亲听到动静,连忙回头,待转身看清情况后,一把拉回自己孩子。

     花胡子老道揉揉鼻子,准备再进一步游说。

     “大闺女你看,贫道也不要钱,给你一颗祖传的强身健体丸,只求一碗饭吃……”孩子的母亲抱着孩子一脸警惕,她看着花胡子老道手中形态来源皆很可疑的拇指大小仿佛黑色泥捏的丸子,摇了摇头。

     花胡子哈哈一笑,倒也不在意碰了壁,单掌竖起向孩子母亲鞠了一躬便消失在了人群中。

     不远处一个正咬着糖葫芦,大概六七岁光景的小孩饶有兴趣地看着花胡子老道,半晌,他又看了看被那孩子母亲抱走的孩子,孩子脖子上那个亮晶晶的金色长生锁分外显眼。

     小孩咬下最后一口冰糖葫芦,拍拍手跟上了花胡子老道。

     不多时,花胡子老道也发现了自己身后跟了个尾巴,他回头瞪了那孩子一眼。

     这花胡子老道眉梢长过眼睛,乱糟糟的头发胡子,眼窝深陷,眼睛又圆又大,一张脸皱皱巴巴偏白,这么一瞪眼睛倒也吓人,谁料那孩子不怕反笑,冲着老道还做了一个鬼脸,“你跟着老头子我作甚?”老道看他不怕,眼睛闪过一丝奇异的光。

     小孩眼睛滴溜溜一转,看起来煞是机灵,“有人偷钱袋啦!”他扯着嗓子喊了起来,老道一惊,忙上前一步捂住他的嘴,此刻他们虽是偏了主干道,但在此仍有不少行人,这么一嗓子倒也惹了不少人多看几眼。老道四下打量一番,见行人虽是多看了几眼,却也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这才安下心来,朝小孩面露恼色,“你这小子牙尖嘴利来污蔑我老头子。”

     小孩眼睛滴溜溜地转,压低声音对老道说道,“我可是把老爷爷你偷换人家的金锁看得一清二楚啊,怎么的也算你的同伙了,是不是得分点好处啊?”

     花胡子老道嘴角抽搐几下,“你胡说什么……”小孩嘿嘿一笑,“我可是好好观察您好几天了,看来您老记忆力不行啊,右袖袖兜里的好东西……”说完嘿嘿一阵笑,直笑得老道汗毛乍起,情不自禁摸了摸右袖袖中中的金锁,内心暗道小孩眼睛的毒辣。

     小孩一脸天真烂漫,“这行人也不少,我要是喊来大家搜搜……”老道扬起手恶狠狠地威胁,“你这小破孩把老头子我惹急了,小心我打你。”

     小孩哈哈一笑,“我敢来,自然是有所依托的,你看巷口那几个聊天的人,正是与我同来,你要是有信心和他们一比……”老道看了看这孩子眼神示意处那几个看似聊天,却不时把目光瞟过来的五大三粗的青壮年。这几人见他抬手,甚至有了过来的架势。老道忙收回手,小孩压低声音告诉他,“你看领头那个黑黑壮壮的,他打人下手可重了,而且他这一生气呀,脸就会抽搐起来,呀呀,你看我这任务完成得不好,你看他表情……”

     老道听他这么一说,细看下那人似乎正抽着一张脸,凶神恶煞地直直盯着他们,老道看着他碗大的拳头再看看自己排骨似的身材,咽了咽口水,忍着心痛从袖里摸出几块成色一般的碎银扔给小孩,小孩收了碎银子用手掂了掂,只管用笑盈盈的眼瞅着老道,花胡子脸上又狠狠抽了几下,用眼睛斜了斜那几个蠢蠢欲动的青壮年,咬牙再次摸出成色略好的几块碎银子递了过去,同时恨恨地开口,“就不怕老头子我把你卖了?”

     小孩笑眯眯地把手中的银子收进怀里,看着老道咧出一口还未换齐的牙,“在这条街,可没人动得了我。”

     老道脸上恼色难平,从自己袖口里摸出一个布袋,倒出一颗乳白色鹌鹑蛋大小的丸子放进嘴里,这才表情和缓了些。小孩盯着他手中的袋子,闻着空中若有似无的清香,眼睛滴溜溜一转。

     老道见他这幅表情,右眼皮顿时一跳。小孩扯了扯他的袍子,狡黠一笑,“老爷爷,你送我去城门口吧。”老道语气激动,“你这小孩子,得寸进尺!”小孩把手一摊小脸仰着,“我也不想再麻烦老爷爷你,只是路这么远,我也没办法自己一个人走去。”说完了,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充满委屈地看着老道,甚至有泪水在眼睛里荡了一圈。

     “要不是看老爷爷你人好,我一个小孩子怎么敢来和您说话呢?”这一张粉嘟嘟的小脸,哪里还有刚刚那副狡诈的嘴脸,倒是左一声爷爷右一声爷爷,叫得老道心都融化了一半。正说着,这小孩就张开双臂撒娇,“要抱抱。”

     老道哪里还舍得和他恼,一脸苦色叹了口气抱起他往城门口走去,余光看到那几个青壮年果然跟随。走到城外,老道放下了孩子,看着他那张白嫩嫩的小脸,忍不住叹了口气,认命般摆摆手,“可别再让老头子我碰上你这个小冤家。”小孩一笑,冲他做了一辑,小巧的身影两三下消失在了城外茂密的丛林里。

     老道叹口气,转身回城。一面心疼自己打发出去的碎银子,一面闷闷地计划自己下一步行动,突然——

     那个黑壮正抽搐着脸的青年堵住了他的路。

     老道心头猛跳,有些结结巴巴地开了口,“我……我……已经完成您的要求了吧……我……”

     没成想那青年居然文质彬彬抱了个拳,“既然你是那小孩的长辈,那咱们来讨论讨论价格的事吧。”

     老道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

     青年见他这幅样子面露凶色,“拿了我们的店里那么多宝贝,你可别装傻。”

     老道虽一时没猜到真相,但也明白了三四,他有些颤巍巍地开了口,“怎么说?”

     青年收起了凶恶的表情,脸却又抽了几抽,老道的心也跟着颤了几颤。

     这青年从怀里摸出一张纸,一本正经地念了起来,“你家孩子从本店拿走了青玉簪一对,珍珠手链一串……”老道感觉每随着这青年报出一组物什,自己就仿佛被雷当头震了一遭。待着青年洋洋洒洒地读完了这张纸报出了价格,老道险些昏厥。青年顿了顿又说道:“你家孩子拿东西时说了,我们跟着他就能找到他家大人,到时大人来付账。”这一个晴天霹雳让老道眼前一黑,“我可不认识他啊……”

     青年面上凶色再起,“这我们不管,总之你得赔钱。”青年旁边的一个瘦高小伙也接了话,“您老不也给了他些碎银子吗,想来倒也不至于就这一点……”另一个略显矮胖的青年看着老道的袖口咽了口口水,“有财……倒不如大家花花……”这青年长相普通,说话时嘴角带笑,甚至显得有点憨厚。

     再不清楚到底遇到了什么事,老道可以说是真的白活了,他看着眼前这几个明显是地痞一流的小伙快要哭出声来。这件事,翻来覆去一看,可不就是所谓的仙人跳嘛。这小孩捉住他偷人东西,然后诱他到城外这种偏僻的地方,接着又被尾随而来的青年勒索,老道被这小孩的年龄以及长相打消了防备,居然掉进这么显而易见的圈套。

     其实说到底,这老道也是猜中其一罢了。这小孩确实与这几人相识,但最初,他是被拐来用于乞讨的,而小孩心思活络,居然带他们玩起了仙人跳,得力于小孩毒辣的眼力,他们刁难的对象往往是如同老道一流的江湖混子,这类人即使中了套也不敢声张,白白便宜了他们。

     这几人打劫成功还未来得及庆祝,这才想起那出了城的小孩迟迟未归。平日里一直对小孩看得严实,今天这下却出了漏子,万一这孩子逃了……那瘦高小伙暗道不好,连忙叫起同伴出城寻找。

     然而哪里找得到呢?

     出城之后,一望无际的连绵大山,即使是最近的镇子也在五十里开外,这茫茫大山即使是成年人也很难长时间生存,更何况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这伙人最后只能在沮丧之中回了城。

     “终于逃出来了!”

     正独自行走在密林的小孩一脸喜悦,他掏出怀里的几个袋子慢慢打量,其中一个袋子装满了那老道曾吃过的乳白色丸子,另几个袋子也装满了形形色色的丸子,闻起来异香阵阵。看了看身后没有搜寻而来的人,咽了咽口水,他拿出一粒乳白色丸子放进嘴里……

     被打劫之后泪光闪闪的老道独自行走在街头小巷,他忽地周身一颤,面色严肃起来。在空中嗅了几嗅,老道眼中精光乍现,整个人的气质仿佛脱胎换骨,变得仙风道骨起来。他目光看向西南,这方位……

     正是那小孩所在之处。

     老道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空气之中,不到一瞬,他的身影已经浮现在了那小孩面前。小孩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且身影逐渐清晰的老道,他滴溜溜转了转眼睛,选择了……

     疯狂的打开那些袋子把其中的丸子向嘴里倒了下去!

     老道的面皮一抽,脸上的超脱之意荡然无存,“你这个臭小子这可是我费尽心思让秋霜那婆娘给炼的丹药啊!你居然这么混着就吃了!赶紧给我停下!”

     小孩吞吃的速度加快,几乎如同喝水一样,就在老道身体彻底凝实那一刻,小孩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丹药。

     他打了个饱嗝。

     老道看着他嘴唇颤抖得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