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界碑的踪迹!
     三娘自然不知道马龙内视所发现的异状,当然,如果她发现了,只怕还要目瞪口呆一次。

     此时的马龙已经完全被那无底黑洞所吸引,当他讲三娘的真元积蓄到一定地步,便再次试探着再次将自己的意念伸入那无底洞中,然而即便此时那意念已经变大了数倍,却还是依旧被卷断吸入,马龙不气馁,继续加大意念的积蓄量,一直在这无底洞周围徘徊不停。

     他不停地尝试去窥探那无底洞中究竟是什么,一次不行,便再一次。

     就这么日复一日的尝试,在意念不断被卷断的同时,马龙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新生的意念越来越强韧,甚至似乎,已经往那无底洞中多延伸了一端距离才会被卷断,而他目前在那无底洞中看见到场景,仿佛只有一成不变的黑暗……

     三娘已经麻木了,她看着空中悬浮的马龙,不时为他将忘忧花聚液成丸,手下的真元也没停过。只是已经过去了快半个月,这小子还完全没有醒的意思,饶是三娘已经自认为所知甚多,但遇到马龙身上这种情况却依旧只能束手无策。

     此时的马龙更是不知道,在那海岸之外,他在新秀阁的住所,此刻已经炸开了锅……

     金宝中皱着眉,侧脸向身边的菜聪询问道:“马龙真的不见了?”

     菜聪点头,“金老大,千真万确。”

     金宝中表情严肃起来,“这入门考试已经快要到了,如果他还不出现……只怕会失去考试资格……”要说让马龙失去考试资格,这也是他所不期望的,毕竟看样子马龙很有可能就是他要找的人,如果现在不把握住,那件事……可能就很难成功了……

     想到这里,金宝中目中闪过一丝断然,抬头道:“菜聪,你把详细状况一一道来,马龙究竟是不见了还是……死了?”

     菜聪拱手一拜,“金老大,在马龙屋后的沙滩上有打斗的痕迹,只怕他已经……”菜聪说到这里也不再说下去,金宝中自然知道这也是说明马龙已经凶多吉少,他抬头看向山上的杂物房,心中也是暗暗有了打算。

     他侧身叫道:“赵猴,事不宜迟,你去杂物房把马龙的名字给何三姑报上去,就说担保人是我,他也参加入门考试。”

     赵猴双目在眼眶中溜溜一转,也不多话便拱手告退去了杂物房。

     金宝中看着赵猴远去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果断,口中更是喃喃道:“马龙,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如果你真的死了……今年我的参试资格也就没了……”

     他再次看向山脚下马龙的房间,也不再言语。

     只是此刻他心中却莫名相信着,马龙……一定不会有事!

     这笔买卖是赌大了,但如果马龙真的不参加这入门考试,他金宝中也不过只需要浪费几年时间,而一旦马龙来参加,那马龙就将对他欠下一个大人情!

     一想到这里,金宝中也是感觉不亏,只感叹这宗门奇怪的规定。

     玄门寒宗参加入门考试需要在杂物房登记,如果因为某些原因,一些弟子无法亲自登记,便需要一个人为其担保登记。如果那担保者通过了考试,但被担保者却错过了考试又或者没有通过,担保者的通过资格也将……作废。

     如此不进人情的规定却是宗门高层百般思考之后做下的规定,这规定也有其用意。因此一旦这两个人都通过了考试,那么他们两人将会得到比独自通过考试更好的修行资源。

     在玄门寒宗之中,无论是炼器还是炼丹,都需要两人极好的配合。如果有弟子通过这项规定完成了入门考试,不仅说明两人有修行的潜力,更是说明这两人相当信任。

     而配合的开端,便是信任。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炼丹炼器代价太大,如果宗门不讲弟子成双安排,那丹药和器具的生产率将大大降低,也会进一步影响整个宗门的发展。

     金宝中有这样的魄力去做马龙的担保人,也正能说明此人决断果敢,是不容小觑之辈。

     此时杂物房中的何三姑正对着自己眼前的册子双目微缩,口中喃喃自语道:“金宝中……吗?”

     她的目光落在马龙姓名之后的担保人姓名上,轻轻笑了一下,“真没想到那混小子居然还有朋友……”

     如果此时马龙在场,他就会发现何三姑此刻除了外表,其一举一动皆是和三娘……一模一样!

     此时。

     海面之下,蓝海之中。

     马龙依旧悬浮半空中,数不胜数的天地元力正在倒灌进他的身体……

     他将意识凝聚在无底洞周围,忍耐了许久,此时的意念已经不是细细一缕,而是无比浑厚凝实,甚至因为掺入了三娘大部分外化的真元,此刻更是粗壮无比。眼看准备完毕,马龙也不再犹豫,陡然间将整个意念灌注至那无底洞中。

     这次……意念没有再断!

     那一条浑厚无比的意念通通往那无底洞中倾泻而去,不止如此,其后更是有源源不断的真元作为支撑。三娘此时也是倏然一惊,她发现马龙吸收真元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按她开始供应的真元量来看,更是有些供不应求,虽不知道为何,但也将手下真元灌注更多,以便于马龙使用。

     马龙接着这强悍的后续供应,用意念一往无前地在那无底洞中探查,此刻那无底洞中仿佛有无数劲风刀割,将他的意念不断消耗,甚至还传回一阵剧痛,马龙此刻也是豁出去了,他一咬牙便将更多意念倾注至其中,消耗和补充此消彼长,于是那脉意念虽说不停变细,但却深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

     而就在此时,电光火石之间,马龙感觉到那来自无底洞中的拉扯力倏然变大,仅一瞬间,那拉扯力便眼看着要将他的意念扯断!

     千钧一发之际,马龙拼命将意念向前延伸,然后……意念被扯断了!

     随这一阵举动,马龙感到自己双眉之内的深处陡然传来一阵剧痛,但与此同时,哪怕只是惊鸿一现,他也已经看清了那脐下无底洞之中的东西。

     那是一个让他无比熟悉也无比困惑的东西。

     那正是他亲手从乱葬岗抱回家中的……界碑!

     马龙倏然清醒了过来,随着那阵剧痛,他全身一软,登时从半空摔下,三娘见势一挥衣袖,只见一片蓝色忘忧花翩然而起,将马龙托住,缓缓将他放在了蓝海之上,自己卧睡的透明巨石上。

     马龙喘了口气,抱着头感受那剧痛,就连天地元力都不再吸收,见他如此,三娘双目微缩,轻声开口道:“可是双眉以内剧痛?”

     也不知她说话时用了什么法门,马龙虽说头痛难忍,但却依旧听见了这句话,仿佛这话是直接从他脑海中响起。于是他点了点头,整个人因为疼痛蜷缩成一团,却依旧一声不吭。

     三娘伸手将一脉蓝色忘忧花变成汁液,并将那汁液浓缩成一滴晶莹剔透的深蓝色水滴。

     紧接着她便将自己白如葱段的食指含入口中,更是用牙轻轻一咬,紧接着便将一滴血珠甩入空中,见那红色血珠与深蓝色水滴凝结成一滴暧昧的深紫色,这才用丁香小舌将手指上残余的血迹舔舐干净,眉目之间更是有着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等她再将手指拿出,其上的齿痕已经消失,手指依旧嫩白光洁。

     那滴紫色的水珠其中氤氲动荡,看起来仿佛一块无色的水晶其中动荡着紫色的袅袅烟雾,美不胜收,让人入迷。

     三娘伸手将那水滴弹射进马龙的双眉之中,口中轻声呢喃道:“连续运用意念将体内脉络控制,你这还未修炼出神识,只怕现在紫府已经受损了……”

     马龙抱头蹲下,脑海中一片混沌,那剧烈的疼痛让他感到眩晕,但却又无法真正眩晕过去,就那么咬牙硬撑着,眼看就要撑不下去,而就在这时,却感觉到双眉之间忽然一凉,紧接着这阵凉意便缓慢向内延伸,更是止住了他混沌欲裂的头痛。

     马龙不敢放松,准备运用意念将那凉意向脑中吸引,但谁知刚一想到动用意念,回馈而来的只有一阵剧烈的胀痛。

     于是这么一来他也无法自主引进那凉意,但也知道自己只怕性命无虞,想到这里,马龙整个人终于放松了下去,此刻全身脉络的酸痛肿胀以及双眉之中那胀痛登时全部袭来,一瞬间便让他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三娘见马龙晕了过去,便用皓齿轻咬红唇,埋怨道:“你这混小子,不止毁了我的忘忧花海,更是用了我的初血……”说到这里,她更是面色一红,不再言语,看向马龙的表情也有些不同。

     刚才自己也是心急之下才出此下策,她们蓝媚族的初血是疗伤圣药,对待紫府受损尤为有效,要知道修行之人,紫府受损乃是致命伤,一点处理不好可就会成为一个无知无视的傻子,就连凡人都做不成。

     想到这里,她再一看马龙,心中更是又羞又恼,自己怎么突然就一时脑热把初血给了这小子,如此一来,她哪怕是脱困回到了自己的家族中,又怎么能嫁的出去……正羞赫万分,再一看自己双腿之上的那些石藤,表情却突然变得有些恹恹。

     只怕她如今都无法逃出这大阵,又操心那未来干什么?

     指不定也就这混小子能陪她一些时日罢了……

     想到这里,她有些哀怨地看了马龙一眼,只是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中头一次对男子出现了不一样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