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试炼场
     第二天,早在集合的时辰之前,马龙便已经到了指定等候雾羽鹰的地方。

     远远只看见那平台之上一个黑袍弟子背对他负手而立,身影隐约有些熟悉。待走近一看,马龙双目一亮,大喊道:“莫师兄!”

     莫成丰正在等候,回头一见是马龙便笑道:“原来是你这位小师弟,今日倒是到的很早,准备好参加入门考试了吗?”

     马龙勾起嘴角一笑,这笑并不阳光,甚至有些诡异,和他看起来很稚嫩的脸十分不合适,“当然准备好了。”他双目微眯看向远方,口中喃喃道:“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莫成丰被他的举动弄得有点迷糊,但他本来就为人忠厚,也没有什么鬼心思,于是便有些不明所以道:“小师弟,你这怎么笑起来有点怪怪的……”

     马龙双目微闪,又拱手一拜道:“没什么,我冒昧问一句,莫师兄是哪一脉的弟子?”

     莫成丰听他这么一问,也没有想到是转移了话题,只憨厚一笑,挠挠头发道:“说来惭愧,我到现在也不过是饲灵峰辅峰的一名小弟子……”

     马龙点点头不再言语,余光却看到三三两两的土黄色袍子闪动。

     其他人已经来了。

     金宝中此时也到了平台,只是他的表情却很不好看。

     这时他早就已经换下了自己那一身穿金戴银的装扮,转而穿上新秀阁统一发放的土黄色长袍。

     要知道他脸色不好也是有原因的,一大早兴致勃勃地跑去马龙的房间,哪知这小子早来了个人去楼空,被褥床榻收拾地整整齐齐,正当他以为马龙再次失踪,却听菜聪说那小子已经去了集合的地点。

     等他再气喘吁吁地跑到集合场所,再看见马龙和准备带领众人去试炼场的黑袍弟子相谈甚欢,也不好插话。

     菜聪赵猴一左一右,看着自家主子面色不善,也没有人敢去触那个霉头。

     刚到平台的马怀生抬头一看,一眼便认出那平台上的黑袍弟子正是带他进入新秀阁的莫成丰,当即激动道:“莫师兄!”

     莫成丰看见马怀生,拱手示意之后便又和马龙继续谈笑风生。

     等到时辰到了,莫成丰一看众人集合地差不多,便站在平台上朗声道“从今日起,只要通过宗门的入门考试,就会成为我玄门寒宗的入门弟子,也将正式迈入修行之路!”

     他这么一说,众人也是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眼睛都眼巴巴地看着他。

     莫成丰又拿出那形状怪异的哨子,朝空中吹出一连串奇怪地音节,然后笑道:“众候选弟子准备好,我们要出发了!”

     随着他话音落下,只听见空中陡起一阵鹰啸。

     众人纷纷抬头,而在最前方的马龙,更是清楚地看见,伴随着那一轮红日缓缓从海中升起,在入目所及皆红芒的层云里,一群巨大无比的鹰群正冲天而起!

     群鹰拍打着翅膀,羽翼舒展从天际翱翔而来,间或一两声清啸,那彤彤红日此刻成了极为炫目的背景,更衬得鹰群矫若惊龙。马龙眼中闪过惊艳,其他弟子也是连连惊叹,对玄门寒宗的向往更甚,更有不少人为自己选对了宗门而感到无比自豪,心中的归属感也是越来越强。

     一只只雾羽鹰在接近新秀阁平台的时候将身体从箭矢般的状态改变,有力的翅膀朝地面扇动,以此减弱的速度。

     双翅扇动时产生的风将整个山头掀起一阵阵灰尘,许多弟子被这灰气呛得咳嗽,但脸上的喜悦却丝毫没有减少。

     莫成丰扫眼望去,却见马龙巍然不动,在那灰尘之中丝毫不受影响,心中更是对他刮目相看。

     不远处的马怀生见莫成丰对马龙青睐有加,心中也是不甚平衡,为何明明一同到来,莫成丰却偏偏对马龙青睐有加,反而对他不冷不淡,只是他不知道,那镇门神兽的青睐,已经让马龙在宗门中广为人知……

     此刻马龙也是不明所以,他见这四处灰起,便下意识地屏息,谁知居然丝毫感觉不到憋气,想来想去也只能归结为自己多次潜水去看望三娘,估计是练出了憋气的本事,只是此刻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丹田之中那颗小巧的红珠,正飞速的旋转着将一丝丝灵气渡入他的五脏六腑之中,让他暂时不需要空气便可以维持身体的运转……

     莫成丰跳上一头雾羽鹰,接着便转身招呼众人,“都上来吧,我带你们去试炼场。”

     众人熙熙攘攘好一阵挑选,最后都落坐在了雾羽鹰上,虽然有人独坐,有人两个一起,甚至还有人三人结伴,但巧妙的是,所有的雾羽鹰刚刚坐满,不多不少。

     马龙也是暗暗称奇,和自己身前不远的莫成丰说道:“莫师兄真真神算子,雾羽鹰不多不少刚好。”

     听他这么一夸,莫成丰也是实诚,连忙摆手道:“哪里的话,小师弟你有所不知,这是天机所安排下来的数目,天机所中的空珑道人也是个奇人,如今虽然暮年,但能掐会算,这也是我沾了他的光。”

     还有这种事?

     马龙双目微转,不再言语,如若不是三娘早已为他做好了打算,只怕现在他一定会把心思打到天机所里去。想着想着心里更是浮起疑问,为什么三娘当初完全没有在他面前提到那地方?

     按理说三娘没有提天机所必然是有她的原因,但听莫成丰所说,那空珑道人能掐会算,想必也是个狠角色,这么一想倒是有点心虚,也不知道小白的存在会不会被他知道,想到这里,马龙心底倒是暗暗祈祷,希望那空珑道人最好老眼昏花算不出小白的存在……

     此时,擎器峰主峰。

     山顶一座美轮美奂的洞府之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和面前一位面色红润的大汉下着象棋。

     这两人相貌也是有异于常人,老者一袭白衣,额头高隆,整个人和凡间流传甚广的寿星公有些神似。而那面色红润的大汉短衣短裤,露出的肌肉结实遒劲,爆炸式的一丛络腮胡,外加两道粗黑的浓眉,整个人看起来更是凶神恶煞。

     此时那白衣老者忽然连打了两个喷嚏,有些悻悻地揉着鼻子:“祁家小儿,可是你下不赢,正在在偷偷骂我?”

     红脸大汉浓眉倒竖,“空珑老儿,你净说些诬陷人的话,还说我下不赢你……”他铜铃似的双眼一瞪,“将军!”

     这两人正是……擎器峰黑袍长老祁定江,与那天机所奇人空珑道人。

     见祁定江大喊将军,空珑道人呀呀叫到:“莫急莫急,先让我掐指一算!”

     说完,他便捋一捋自己雪白的胡须,抬手一棋,洋洋自得道:“世间神算子,唯我空珑也……”

     祁定江哈哈笑道,“你糊弄别人还可以,我可不行……”说着,他也抬手又进一棋,“再将!”

     “呀呀呀……待我再算算……”

     一时之间,两人也是鏖战正酣。

     我叫马宸龙,有个比我大一岁的姐姐,她叫马呈呈。要说这马呈呈也是个‘奇人’,从小胆子奇大,肚子里故事也多,这下她上了大一,学的还是医学,胆子更甚从前。尤其让人觉得神神道道的,莫过于她的眼睛,因为她能看见一些我们看不见的东西,那眼睛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阴阳眼。

     一五年初的时候,我刚刚高三第二学期补课结束,家里想着让我放松一下,于是一起回了老家所在的乡下,那个时候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样一场在普通不过的归乡之旅,居然会让我的人生走上截然不同的另一条道路。

     才回到老家的时候,小孩子哪闲得住啊,马呈呈又是个孩子头,在她的撺掇下我也忍不住好奇心,开始和她一起漫山遍野跑。

     谁料到,就这么普通的游山玩水,人家附近孩子跑了十几年也没跑出花来的大山,却让我俩接二连三地遇到不可思议的事,而所有事情的起因……就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出游。

     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马呈呈带着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去后山探险。

     后山就在外婆家的房后,说是山,其实也没那么高,从山脚下蜿蜒上去几条小路。这个时候是寒假,路边的草都枯黄发白,小路开阔了不少,很好走人。我们顺着小路上去,看到一户已经没有人住的土房,土房是最老的样式,位置在半山腰。

     土房的墙用泥混着麦秆夯实,在太阳光下,发灰的土墙里面的麦芯显得金光熠熠。房上面的瓦是最老的样式,黑色的,顶上有很多野草。窗子是木格纸窗,窗台很高,木门已经发黑发秃。门上的门神对联都掉色掉成花白一片,光秃秃的显得很荒凉。

     这地方怎么看怎么像闹鬼的老宅子,所幸我们只是路过而已。

     一行人绕过房子继续爬山,快到顶的时候我们在路上休息,从这里看下去视线很开阔,有大片大片的土地。不过因为山本来就不高,而且小路走势崎岖,我们站的方位看不见山脚的房屋。

     表妹指着路边一大蓬接近小半亩的枯草地,告诉我们这是虎子的娃睡觉的地方。

     这块金黄色的枯草地草很高,密密麻麻显得很蓬松,草丛深处有几次压痕。她说的虎子我知道,这是一户搬走的人家留下的狗。那家人离外婆家很近。

     虎子和它的孩子不知道主人走了,它们还是守在门口,雷打不动。哪怕没吃没喝,哪怕风吹雨打。道场上的草枯了一茬又一茬,道场边的花败了一串有一串,大狗生小狗,小狗又生狗,一只狗变成了一群狗。这群狗守着它们的家,等着可能再也不会回来的主人回家。

     第一次回到外婆家的时候,路过那家人,看着满道场晒太阳的狗,我还好一阵唏嘘。

     这下听表妹这么一说,我倒有点奇怪,就开口问她,“那些狗不是在那家人那守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