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重逢!
     是夜。

     隶属玄门寒宗的一个岛上升起了一蓬篝火。

     火边一络腮胡道人闭眼打坐,身边有两个不过八九岁光景的男童睡得正酣。

     正是吴道子一行人。

     只是众人不知,在他们西方百里开外,一个全身漆黑巴掌大小的小兽正贴着海面破风而来,这小兽口器奇长,双翅飞振无声无息,在夜色中几乎无迹可寻,仅有那因为极速飞行而掠开的海面白浪得以一窥起迹。

     马龙忽然睁开了双眼,起身看往西方,心中若有所感。

     “怎么了?”吴道子突然开口道。

     看来他虽然闭着眼睛,但明显对一切都时刻留心,马龙被这突然的问话吓了一跳,脸却绷的很紧,不露声色恭敬道:“吴长老,我想去方便一下……”

     吴道子闻言点了点头,不再理会。

     马龙看了一眼熟睡的马怀生,起身往小岛西岸走去。这小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他虽然步子不急不缓,但走到岸边也花费了一番功夫。随着看到海面,马龙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隐隐感觉到那西方的海上,似乎有什么在召唤他……

     蚊兽身为上古异兽,天生视野开阔,此刻虽然距离马龙所在的小岛算不上近,但也足够它看清不远处的主人,当即周身一震轻声嘶鸣,紧接着再一番加速冲向了小岛,马龙正站在岛边翘首以待,而就在此时,借着璀璨的星光,他看见了那破空而来的黑色小兽!

     是小白!

     小白厉厉一叫,一个减速冲向了马龙,饶是如此,它那恐怖的速度产生的余威依旧将马龙冲倒在地,待马龙四仰八叉躺在沙滩上,小白抖擞精神,再次飞至马龙面门,轻轻用口器摩挲他的脸颊,口中更是轻声嘶鸣,似乎在诉说着自己长途寻主的委屈。

     马龙张开双手示意小白停上来,待他看清小白腹部的数道伤口,鼻尖禁不住发酸,有些哽咽道:“才多久不见,你怎么就受伤了?”小白亲昵地蹭着马龙的手,紧接着一个仰躺翻身,双翅一收,显然是打算睡了。

     马龙鼻子酸得厉害,他也是知道吴道子腾云驾雾有多快,这小白一路追踪而至,直到见到他,这才放心地睡了。想到这里也是一阵心酸,这么远的路,想也知道小白路上吃了多少苦……

     篝火跳动,吴道子睁开眼睛有些纳闷,那小子说是去方便,怎么一去不复返?莫非是在小岛上迷路了?想到这里,他本来打算用神识扫视一遍小岛,想了想,还是撑地而起打算前去一看,在修真界用神识扫视对方是一种挑衅,吴道子也从不自持资质老就仗势欺人。

     马龙小心翼翼地将小白放入自己衣袖之内,心底一块巨石落地,当下也是感到俗世之中再无牵挂,便席地而坐欣赏起风景来。他自小在马家村长大,从未见过如此辽阔的画面,只见一轮明月之下,海面波光粼粼,一路远去直至水天相接。天上群星闪烁,海中亦有星河万千。

     一时之间,竟有些醉了。

     “你这小子,还当你被大鱼衔去了,原来是躲在这里看风景!”吴道子这话看似责怪,但语气却并无怒意,甚至还有些欣赏的意味,马龙闻言正准备起身行礼,却被吴道子制止,他一掀黑袍坐在马龙身旁,看着大海感叹道:“我还未接触修行的时候,也最喜欢看海,海大了,看得人心也宽了……”

     马龙点头。

     吴道子侧头看他一眼,捋着络腮胡笑了起来,“你说你一个半大的孩子,偏偏这么老气横秋,哪有孩子样,还是说……你想家了?”

     马龙听见这话,微微低了低头,他自然知道自己不同于寻常孩童是家中人的掌中宝。因为孤儿的身份,从小尝尽世间冷暖,看着旁人脸色长大,不止如此,在踏上仙途之前差点被村人放火烧死,要说想家,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对马家村有什么可留恋的。脑海中沉思一番,这才掂量道:“既然我从此踏入仙途,前尘往事就不必再去理会,哪来想家一说。”

     吴道子闻言一愣,他挠挠头,隐约记得这话好像是自己不久前说过的,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于是一掌拍向马龙,“你这家伙……哈哈哈……”马龙哪禁得住他这一掌,当即扑在沙滩上,大声道:“吴长老!”

     吴道子也知道自己下手没了轻重,老脸一红尴尬道:“失误失误……”说到这里,他又一拍后脑道:“差点都忘了,你感觉如何?伤势可好些了?”

     马龙爬起来,对着吴道子关切的眼神,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从未被人这样关心过,一时之间有点不大适应,眼眶不由自主就红了,为了防止自己流出眼泪,就势向后一躺,枕着胳膊道:“多谢吴长老关心,我已经好了。”

     吴道子看着他这幅模样,虽说他性格豪迈,但活了这么多年,怎么能一点事物都琢磨不出来,心里也是明白马龙在俗世中应该受了不少委屈,他更是清楚,自己当初如果晚了一步,那小子必定将真正葬身火海,哪里还有命在。想到这里,他起身道:“我……先回去了,你一会记得回来篝火边,小心着凉。”

     待他的身影消失之后,马龙捂着眼睛,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谁能料到他从未享受过的关爱,竟然在这时遇到……

     接下来经过几天赶路,吴道子一行人终于到了那座耸立海中的巨山之上,只见那山门之上四个纯黑大字,仿佛黑洞一般直透人心,门两边是两道鬼斧神工的悬空瀑布,流下的水却不是寻常色泽,显得整个宗门仙气缭绕,好一个人间仙境!在那山门之内的柱子上,更是有一条传说中才会存在的黑鳞巨龙盘旋其上,双目微合龙须浮动,俨然假寐。

     正是玄门寒宗!

     吴道子带着两人徐徐降落,山门之上正好有两名黑袍弟子靠上前来,双双抱拳道:“恭迎吴长老回宗!”吴道子点头,向其中一人示意道:“这二人有灵根,你通知宗门,找人将他们带入外门的新采阁,等候入门考试。”

     被点名的弟子低头称是,当即取出一枚令牌对其轻声嘱咐几句,紧接着将它掷出,看着那令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宗门之内,这才转向吴道子抱拳道:“吴长老,我已经通知了掌管新人的师弟。”

     吴道子点点头,看向马龙二人嘱咐道:“从今以后就是你们大展拳脚的时候,不要怕,放手去做,有什么事,宗门给你顶着!”话罢便化作一道流光一跃而去。

     不多时,一个身穿粗布灰袍的青年匆匆而来,向着那位投掷令牌的弟子抱拳交割一番,又分别递给马龙二人一个腰牌,冲他们开口道:“你二人持好通关令牌,随我前来。”

     马龙揣摩着手中质地古朴的黑色腰牌,心中滋味万千,跟随着灰袍弟子一路向前,当路过震耳欲聋的悬空瀑布之时,陡然感觉到一股极强的排斥之力,这股斥力压力过强,让马龙脸色突白,胸中血气翻涌好不难受。再一看,马怀生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更加惨白。

     灰袍弟子似乎是看出了他们的不适,举起自己的腰牌向他们示意道:“不要抗拒,握紧腰牌。”

     两人脸色惨白,却也只能依言而行,立马握紧腰牌尽量让自己身体放松,只见那斥力在遇到腰牌的时候陡然转变为柔和的水汽,氤氲而去。马龙放松地呼出一口气,对着灰袍弟子抱拳道:“多谢师兄。”

     灰袍男子一笑,“以后都是同门,有什么谢不谢的,我叫莫成丰,大你们几岁,占个便宜,你们得叫我声师兄。”

     马龙见他相貌端正,眼明鼻厚,一看就是忠厚老实之辈,当下也起了结交的心思,开始有意无意套近乎,马怀生也不时插嘴几句,三人之间有问有答,也是融洽。正说着,几人已经临近山门之中黑龙所栖的石柱,石柱高耸,黑龙盘虬,画面震撼力极强。马龙和马怀生更是不敢直视,莫成丰笑道:“这黑龙是我们宗门的镇山神兽,别看它神武,大多数时候都在睡觉,别怕。”

     听他这么说,两人也是心里稍安。

     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那黑龙忽然睁开了眼,喷出两道纯白的龙息,一双金色巨眼左右转动,最后定格在了马龙的身上,紧接着以和巨型身躯不相符的灵动姿态浮空而下,直直游到马龙面前。

     就在此时,马龙也感受到了自己胸口衣物内小白的异常,只见小白躁动非凡,似乎准备飞出。

     马龙哪里敢让它出来,他潜意识中总觉得小白一出现定会带来不幸,也是出于一种保护心理,打定了主意不让任何人知道小白的存在,当即按住小白,刚处理好这件事,一抬头却见一颗硕大的龙头直直对着自己!

     马龙心底一惊,那黑龙双眼大若成年马匹,映出了他一脸呆滞的样子,更是映出了他身后那些呆若木鸡的本宗弟子。

     “这……这镇山神兽居然醒了?!二师兄,你我镇守正门多年,可曾见过它醒着?”那位安排莫成丰前来接二人的黑袍弟子喃喃道,语气满是惊愕。

     “大师兄……我们要不要通报上去……”另一位弟子也是一脸震惊。

     黑龙一脸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小家伙,要不是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道极霸道的气息,它哪里愿意从睡梦中醒来?这道气息虽说尚年幼,但那种由血脉而产生的威压,确实让它不得不低头,要知道即使它贵为镇门神兽,但其本质也不过高等灵兽,哪里比得了上古异兽的霸道。

     黑龙伸出一根龙须,轻轻向马龙靠来,马龙自然感觉到了它的善意,也感觉到了那一丝臣服的示好,在迷茫中抬手轻触它的龙须。黑龙轻轻点头,抽回龙须摆身而归,又再次返回石柱假寐。

     见此情形,现场众人目瞪口呆,许久都未曾回神。